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富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乡行  

2008-12-26 21:22:13|  分类: 随感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故乡行

 

    一个月前,在宁波的二哥来电话,打算按照当地习俗,在父亲百岁生日那天办一个祭祀仪式,问在上海的弟妹能否参加。弟妹们或者有事,或者对这类活动不以为然,只有我极想成行。

    上次去宁波老家是41年前的事了。那是在文化大革命中,我们几个停课在家的孩子无所事事,母亲就带我们回了老家。2001年回上海后,虽然每年都回去扫墓,但来去匆匆,没机会去老家看看。这一次听说祭祀仪式必须去老家祠堂举行,我当然不想错过,再说上海那么多弟妹总不能一个不去吧,于是我成了他们的代表。

 

    我二哥早已搬离农村,住在邱隘镇上。从邱隘镇里到老家上万龄村老夏家有八里路,原先全是一米左右宽的石板路,蜿蜒曲折,路两旁都是稻田。这次,我们是开车去的。双车道水泥马路,路两旁大都盖了房子,还有一条高架路正在施工。过了下万龄村就到老家了。我记得一进村应该是一片竹林,竹林前的河流清澈见底,非常有诗意。现在,那片竹林没了,栽了一大片落叶松,直耸云霄,那条河成了镇里的水源地,河边建了自来水厂,与远处高压输电线铁塔相映成辉。进村路两旁的松树直插云天,很有气势。此时,我的心开始激动起来。可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我印象中的老夏家。我家老宅原来在村边,前面是小河,右面是农田,去对面的村庄要绕行20多分钟。现在周围都是两层楼的砖瓦房,村庄比原先至少扩大了一倍。小河上架起了宽阔的大桥,与河对岸的村落连成了一片。

    走进老夏家,找到我家老宅,那石砌的围墙,木结构的故居,如旧古董淹没在新楼群中。老宅已有20多年无人居住,围墙和房门都钉死了,站到高处望进去,里面一片狼藉,房山头上方已经倾斜。围着村庄转了一圈,村边的山水仍然那么美丽,过去的老房大都拆掉翻盖了,仅存的几间看起来反而觉得格外亲切。我父亲兄弟三个,只有父亲离开了农村。上次回乡,一进村就看到许多堂兄弟、堂姐妹,问长问短的,十分亲热。这次直到吃午饭,才看到三个堂兄弟,黝黑的脸膛上刻满了深深的皱纹,粗大的手十分毛糙,典型的南方农民形象。41年后再见,已没了过去的亲热劲儿,简单寒暄之后,彼此就已无言。

    村里非常寂静,很多房子都空着。本村的农民早已离开稻田,许多人进镇里的企业工作,他们的承包地租给了外来的农民,家也就随即搬到了镇上,空房则租给了外来种地的人。留在村里的都在搞农副业,有养殖珍珠的、做豆制品的,也有种蔬菜等经济作物的,从不时驶过的农用车、双排座卡车和小轿车看,人们的收入都不错。我的一个堂兄一人就在村里盖了八套房子,光靠租子,就能过上好日子。

 

    父亲的祭祀仪式在夏家祠堂进行。原先的祠堂是木结构的,进门就能看见上面高挂着一块牌匾,写着“御赐翰林”四个大字,落款好像是乾隆,在文化大革命中不知弄到哪里去了。现在的祠堂是在2002年由村民集资16300元,村里补贴6000元新建的,比原先的大,正面上方还设了放牌位的地方。

    不到八点钟,请来的六位念佛婆就到了。她们都是骑电动车来的,年龄都在四十岁上下。祭祀场所很快就布置好了,正面是一块“佛光普照”的布幔,用两张八仙桌拼了一个祭台,上面放了一些香烛和供品,还有一些念经用的祭器。我问念佛婆,这是什么祭奠仪式?她们告诉我:这叫给先人过百岁阴寿。我这才明白,为什么要在父亲虚岁100岁时办这个仪式,因为南方过生日都是按虚岁计算年龄的。

    祭祀仪式开始了,在木鱼、锣鼓等伴奏下,念佛婆齐声颂起了金刚经,我们几个则在一位念佛婆指挥下不停地哈腰叩头。小时候,我对这些祭奠仪式是一概反对的,倒不是我有什么思想,而是所受的教育告诉我们这是迷信,更重要的是怕同学知道没面子。后来学了唯物主义哲学,又以为宗教是用来愚弄人民的。改革开放以后,从历史的角度来看,我明白了宗教也是一种文化,虽然对佛教只了解一些皮毛,也已不再反对,反而有了进一步解读的欲望。

    金刚经一遍又一遍的念着,我们也不停的叩头,好在叩了五十来个头后,念佛婆告诉我们可以离开了。下午,又是念经,又是叩头,一天下来,少说也扣了100来个,直到五、六天以后的今天,脖子还在疼。我不知道念佛婆对所念的金刚经有几分理解,不过听在木鱼等器具伴奏下抑扬顿挫的梵音,倒也感觉娓娓动听。

    祭祀仪式除了诵经,还要摆斋饭,除了供奉父母亲,另外一桌是供奉已过世长辈的。仪式快结束时,要把父母亲的牌位供放在祠堂里,牌位是堂弟当天做的,上面的字是我写的。整个祭祀仪式除去念佛婆午休,大约进行了五个小时。请六个念佛婆的费用近1200元,看她们一天下来口干舌燥的,也属不易。

 

    下午三点半,我们离开老家回邱隘镇。我不时回头,不知这次离去是否还有下次,更不知我家老宅是倒塌,还是有哪位兄弟会来翻建,而我,除了些许伤感,是不会有所作为的了。

(拍了一些照片放在相册《故乡行》专辑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