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富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忆苏小宝  

2007-06-26 13:44:02|  分类: 回忆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忆苏小宝

逛《荒友家园》,忆昔日战友,总会想起苏小宝。特别是看到大家返城后事业有成,生活幸福,就更加思念他,为他惋惜,为他不平。

我与苏小宝同校,是乘一列火车到黑龙江的。

我俩在校就认识,他是67届初中毕业生。1967年学校组织到长兴岛的农场劳动,我们住在同一个仓库。每天早晚时分,他都会坐在门口拉二胡,那悠扬的琴声总是吸引很多同学围在他的四周。我不懂琴,但听说那时他就达到了较高的水平。后来,他更是拜了名师,不但在校宣传队拉琴,还参加市里的文艺团体演出。下乡前已是名声在外了。

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到黑龙江。在上海,67届毕业生下乡的约

50% ,而且大都在上海市郊农场。可能是沉浸在他的音乐世界错过了分配,

681122,毛主席关于“再教育”的一声令下,上海未分配的毕业生全部都到黑龙江、吉林、内蒙、江西、安徽、云南,他也只好在一片锣鼓声中踏上了龙江大地。

刚到库尔滨那年,他好像是在7连,我也在团部附近烧砖,所以经常能够见面。后来我进山了,见面的机会就少了。再后来就听到他出事了。我听到的说法是:71年他在探亲返回途中到北京给宣传队买乐器,在人民大会堂前向小轿车内张望,当时正在抓5.16”分子,就把他错抓了起来,后来由团里派人把他接回来的。那时我已在团部报道组,得知他精神不太好,没再参加宣传队的活动。有一天晚上,宣传队外出演出,我去看他,跟他谈了许多,他不愿讲那件事情,只说在拘留所里吃尽了苦头。更是觉得自己什么都完了。那时我才知道他的心志有多高,心情有多压抑。在他的心里,他觉得完全有能力到省级文艺团体去,可是因为家庭出身等原因,他连去师部和黑河地区文艺团体的机会都给剥夺了。我无法劝他,只是反复讲我在连队遭受的挫折和又被调到报道组的经过,想让他明白总有雨过天晴的一天。但他只是叹息。谁知那次见面却成了永别!也让我为自己的无能留下了终生的遗憾。

呜呼,苏小宝!那时你才20岁啊!愿你在天堂里永生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