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富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所知道的电影放映队  

2007-06-26 13:41:33|  分类: 回忆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所知道的电影放映队

1972末,一师四团改编为独立二营,原团部报道组撤销,我被安排在电影放映队,让我在放映电影的同时,继续做一些报道工作。因此,我对放映队有了一些了解。

放映队成立于1969年末,隶属于政治处宣传股,主要任务是下连队放映电影,同时从事宣传活动中的美工工作,所以放映员都有美工方面的特长,如胡准成、张杰玉,都是团里画画的高手。我记得最早的放映员是刘宝林和高翔,使用的是8毫米的放映机。我到放映队时有刘保林、胡准成和张杰玉,多了两部16毫米的放映机。后来,我在放映队挂名,主要在政工组干活,又来了赵平林和何继忠。何继忠去大连海运学院上学后,又调来了孟秀英、秦志澜等人,那时,除了流动放映,营部建好了俱乐部,也有了

32 毫米

的放映机。

由于那个年代生活单调,看电影成了知识青年们日常文化生活的主要内容。所以,放映队非常受欢迎。我们每到一个连队,就会有热情的战友主动帮助抬箱子、挂银幕。电影放映前,就会有很多人早早坐好等在那里。记得在营部放映《卖花姑娘》时,因为片子是临时串来的,大家从天黑一直等到后半夜两点多,看完电影,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了。各连只要知道来了新影片,都想先睹为快,因此,放映队也成了连队的香饽饽,车接车送,尽量给放映员做点好吃的,有的连队放完电影还特别做点夜宵犒劳。

放电影是一项责任较大的工作。一方面,在那个年代,这叫政治工作,另一方面,那么多人在那儿等着,干不好影响也大。我第一次单独放映就给戴上了眼罩。那次是在营部。刚拿来一部新片,别的放映员都出去了,家里只剩下我和一部旧机器,那部机器还不知道是否好使,而郭营长一定要我试试。结果,大家都来了,银幕也架好了,机器却不转,弄得我满头大汗,大家也悻悻而散了。

放映员的工作很辛苦。因为是流动放映,我们每个月平均有20来天在连队吃住。放完电影都九、十点钟了,常常不能回团部休息,只好住在连队,今天钻这个被窝,明天又钻那个被窝。特别是我结婚以后,可苦了高峰了,怀了孕还要自己劈柴、挑水、做饭。记得有一次我们是在江河开化前到的东山,放完一圈正赶上跑冰排,回不了营部,只好又到师部取了两部片子接着在东山放映。从一连往回返时,觉得天很热,一算时间,已经是“6.18”了,这时我还穿着棉裤,感到身上发痒,才发觉一个多月没换衣服,虱子又上身了。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冬天最不好过。如果要去一连,先要从团部到东山,零下30多度,坐在卡车上面,迎着凌厉的寒风,度过一个多小时;再坐爬犁,坐一会儿,下来跑一会儿,又是两个来小时;放映地点在一个西面透风的大屋里,放电影的和看电影的都穿着棉袄、捂着棉帽,大家都很辛苦。

当然也有快乐。虽然放映员只是普通一兵,因为受欢迎,所以就有一种自豪感。因为到处流动,接触的人多,朋友也多。看到大家为看到一场好电影而高兴时,我们也为此感到了满足。

1976年,我正式返回政治处后,,对电影的兴趣少了,与放映队的接触也少了。但是回想起来,我倒觉得在放映队的日子还是很实在的,可以量化的,而其他事情反而感到很虚,对老百姓没有多少实际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