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富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在炊事班的日子  

2007-12-06 18:42:23|  分类: 回忆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怀念在炊事班的日子

 

1969年开春,我们十二连在完成修配厂厂房基建任务后,撤到距团部20多里的库尔滨河畔开荒建点,我被安排到炊事班当班长。

刚进点那阵,真是头顶蓝天,脚踏荒原,几十号人马全部住在帐篷里,我们做饭的也不例外。特别是刚开始几天,连炉灶也没有,只好用几块石头架起锅,到处捡柴禾,凑合着没让大家饿肚子。后来,连里派人用树竿搭起框架,围上炕席,里面砌上炉灶,我们就算有了一间临时伙房。全连战士开荒、盖房,大家都很辛苦。炊事班也是,营房没有水井,洗菜、做饭用水全由我们几个女同胞到一、二百米外的库尔滨河去挑;伙房里光线不好,我们干脆把案子搬到外面;三、四十厘米粗的原木,都是我们自己锯断,劈成柈子的;没有引火柴,大家到附近的树林里去找,库尔滨河还没开化时,我们还到河对岸去捡,那里人迹罕见,枯枝多,捡来引火,一点就着。

开荒建点以来,团里一直把我们十二连作为思想政治工作的典型来抓,还挖掘个人和班组的先进事迹。那时,我们炊事班是清一色的女战士,在艰苦的条件下,大家保持着饱满的工作激情。特别是用石头架锅做饭那件事,在当时还蛮起眼的,郑永勤还在架锅的石头上用木炭写上了“灶前炼红心”几个大字,引起了领导的注意,加强了对炊事班的引导。一点一滴的,郑永勤和炊事班就成了“活学活用”的

典型。为了组织参加团里讲用会的材料,作为班长,我还去团里“憋”了三天,无奈天生不是这块料,只好换当给养员(当时叫上士)的朱志新去。她写作能力和表达能力都不错,后来出去讲用也都是她。炊事班的讲用很感人,层层选拔,成了兵团的典型。遗憾的是我只顾做饭烧菜,讲了些什么到现在也没有印象。不久,我俩就来了个对调,朱志新当炊事班长,我当了上士,年前又成了连里的司务长。

这两次调动,都还没有离开炊事班的工作。那时,连里又来了百十来位北京、天津的知青。虽然有了新伙房,但连队近200人的伙食,炊事班的劳动强度非常大,每天光馒头就要做300斤,约1500个,农忙季节还要往地里送水送饭,做夜班饭。到了年底,更大的考验摆到我们面前,由于口粮没有留足,全团吃上了全面粉,不光黑,还因为掺进了发霉的麦子,一点弹性都没有,一咬直粘牙。又由于准备不足,各连除了萝卜,基本没有其它蔬菜。当时一师流传着一句顺口溜:“从孙吴到赵光,一日三顿汤、汤、汤”。咱们团也是这样。为了尽量把馒头做得好吃一点,我们不断试验,采取开水发面多放碱的方法,使馒头的口味略有改善。发现有些战士偷偷把馒头扔掉的现象,我们自编自排了忆苦思甜小话剧,在连队演出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后来兵团领导来连队检查工作,我们还作了汇报演出。演出的照片听说挂到了兵团办公楼走廊的墙上。为了改善伙食,我四处奔忙,到附近的村庄去买菜。冬天来临前,还真让我在库尔滨村买到了两车倭瓜。

为了这两车倭瓜,还有两个小插曲呢。一是为此我与一位连领导吵了一架。他说我到生产队去买倭瓜是助长资本主义,我反问他为什么去农民那儿买鸡蛋;她回答老婆要生孩子,是为了培养下一代。咳,那时候就是那么不讲理。二是为了付倭瓜款受了一场虚惊。第二天我付完款回连队,走了10多里路穿过马尿河两旁的树林时,天已将黑了。突然听到树林里发出阵阵“沙沙”声,回头发现远处一只高大的动物向我走来。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熊瞎子!吓得我立即往树林外狂奔。好不容易奔出树林,累得我直喘粗气。可回头一看,那动物又向我走来了。这下可傻了,跑是跑不动了,我干脆躺倒在地,如果是熊瞎子,那就只好让它吃了。等它跑到跟前一看,我又乐了,我俩认识,是我们连队一匹马。没办法,虽说已经累坏了,但还得把马牵回去,总不能把公共财产扔在树林里吧。回去以后,我几天缓不过劲来,也落下了高血压的毛病。

有了1969年的教训,我们在当年末就开始准备来年的工作。先是做了很多大酱块,用纸包好,放到各屋的火墙顶上发酵。第二年一开春,好几缸东北大酱就放到太阳下晒上了。大地回春后,农村出身的郑永勤经常带着炊事班挖野菜,配上大酱,还真把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的。炊事班还围了一个简易猪圈,养了几头小猪羔。连里也做了大量工作,种了青菜、豆角、茄子等好多种蔬菜。1970年以后,连队的伙食有了很大的提高。这里还有一个小故事,就是张桂芬她们在《荒友家园》中提到的蒜茄子的故事。1970年秋,连队菜地罢园,收上来一大堆茄子,为了不让它们烂掉,我决定腌蒜茄子。这活干起来也挺麻烦的,特别是剥大蒜皮,一个茄子差不多要一头蒜,那么多茄子少说也要剥几百头蒜,靠炊事班肯定干不过来。我就发动大家吃完饭干,可是大家吃完饭都开溜了。我也有办法,先剥蒜,再开饭。结果腌了整整两大缸蒜茄子。那时,团部的宣传队住在十二连,自从腌了蒜茄子,我发现一个怪现象,每次吃饭,只要我一走近他们吃饭的地方,必定有几个人过来干扰。后来我去看蒜茄子腌制情况才恍然大悟,原来在队长杨晓震带领下,他们已经把蒜茄子吃去了小半缸!

1971年初,我调团干训队当司务长,告别了令我怀念的十二连炊事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